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钢花影剧院重生(组图)

作者:竞博体育 发布日期:2021-05-10 11:55



  耗资2000万元重新修缮的钢花影剧院,整体工程已接近尾声,不久将再次向人们敞开大门

  昨天,我们再次来到钢花影剧院,环望四周,这座土黄色的欧式建筑依旧显得打眼。是的,它就是那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著名文化地标、日前耗资2000万元重新修缮的影剧院。

  “整体工程马上就完工了。”钢花影剧院院长张华生告诉我们,它在与市民告别8年后,将再次敞开大门迎接新生。

  站在大门外,与想象中的浪漫主义色调不同,钢花影剧院更像是一个大会堂,显得有些庄严。6根高达十余米的石质立柱,撑起整个影剧院大门,棱角分明的顶上,红色的“钢花影剧院”五个大字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唯一让人感觉带点浪漫色彩的,就是影剧院外墙两侧的两幅巨大浮雕,浮雕不是花卉、不是人物、仅仅是由菱形的花纹层叠而成。

  “虽然经过大修,但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影剧院的外观保持了原来的风貌。”张华生说,上年纪的老重庆人,应该一眼就能回忆起当时排队等待入场的场景。

  “钢花影剧院还是山城电影院的山寨版。”昨天,看着自己打了多年交道的影剧院,张华生笑言。

  张华生说,因为与山城电影院同期建设,钢花影剧院的图纸全部是用山城电影院的设计图纸改动而来。“所以在维修之前,你要找我拿图纸,就只有12张当时在山城电影院设计图上修改而成的图纸,这就是当时钢花影剧院的设计蓝图。”

  张华生说,当时山城电影院有一位设计师住在重钢,老厂领导趁着他周六回重钢时,商量能不能在厂里也建一个影剧院,用来丰富职工们的文化生活。他们就根据山城电影院的图纸稍作修改,建成了钢花影剧院,“这也就是我说钢花影剧院是山寨版的原因。”

  张华生说,不仅仅是图纸,就连施工,也是当时厂里的职工们利用业余时间完成。

  指着影剧院山脚下直线公里左右的河滩,张华生说,当年工人们就是从那个河滩上挑着河沙、砖头,一点点运到这里,修建起这个名噪一时的影剧院。

  说起钢花影剧院的前世今生,张华生的语速有些快。“我和这个影剧院一起诞生,一起成长,如今它终于有了自己的全套图纸。”

  张华生说,修葺之初,钢花影剧院只有12张并不正规的图纸,这为大修带来难度。“负责维修的单位一见图纸就傻眼了,时隔数十年后,这些图纸根本无法让施工单位对影剧院的状况有详细了解。”

  面对这一难题,施工单位出动数十位测绘人员,对影剧院的整体情况重新测绘。影剧院这才算有了自己正规的图纸。“这也是它的首张身份证,有它的各种身份信息。”

  2010年暂停营业,3年之后的钢花影剧院内,重新开始有人进进出出,影剧院的大修工作正式启动。

  相比起外观的一如既往,影剧院的内里也没有做太大改动。张华生说,影剧院在大修之前,一共有1600余个座位,在这次大修中,改动最大的,就是座位数减少到如今的近800座,而且座椅质量也从原来的硬板凳换成了软座椅。

  “人们的生活水平不一样了,硬板凳淘汰了,软座椅更能满足人们观看演出和电影时对舒适度的要求。”张华生说,影剧院的小幅变化,与这几十年人们对文化生活追求的变化息息相关。

  目前,维修工程已经大部分完工。张华生说,经过最后的验收,钢花影剧院不久将会重新走入人们的眼帘,再次成为重庆市民享受文化生活的好去处。

  提起钢花影剧院,就不得不提到与他同时代的山城电影院,这个位于两路口地区的地标建筑。如今,你还记得这座电影院放映最后一场电影的时间吗1996年1月14日。

  市文广局工作人员介绍,山城电影院是在1959年完成设计,次年建成投入使用。山城电影院的设计在当时有极高的技术水准,它采用薄壳结构,整个建筑前面5个拱,后面3个拱,挺拔壮丽,建筑很好地利用了坡地,极富山城特色。

  家住上清寺的李言就曾是山城电影院的老客人。《兵临城下》、《南征北战》等战斗故事片给他的童年带来了无穷的乐趣。“当时看一场电影只需要一毛多钱。”李言说,他和周围的同龄人常常是反复看一部精彩的影片。重庆晨报记者 李晟

  淡出人们视野的钢花影剧院,如今已鲜少有人提及,说起影剧院的没落,张华生有些黯然。

  “年轻人很少知道,上半个世纪,全国60%的著名老艺术家曾在钢花影剧院表演过,这里主办过不少电影的首映礼,曾是重庆城一票难求的地方。”张华生说。

  “你现在随便找一个在重庆生活的55岁以上老人,你问他大渡口他也许不晓得,但你问他钢花影剧院,他一定知道在哪里。”张华生说,在上个世纪,钢花影剧院的舞台上,也曾是明星大腕云集。

  “钢花影剧院比山城电影院多了一个功能,它不仅能放电影,还能承接各种演出。”张华生说,正因为这个功能,在上个世纪,包括郭兰英、姜文、唐国强在内的全国著名艺术家们都曾因演出或出席首映礼来到钢花影剧院。

  张华生的话也得到大渡口区老居民方宇的肯定,“我年轻时,钢花影剧院红惨了,换来换去的有明星来,那哈儿要弄到一张门票,别个都要高看你两眼。”

  “就连影剧院原来的名字,都是郭沫若题的。”张华生说,文革时期,郭沫若题写的影剧院大名被铲去,文革结束后,由重庆市的著名书法家再次为影剧院题上名字。

  上个世纪的人们,文化生活远没现在丰富,下了班去逛街看场电影,几乎是那时人们最时髦的生活方式。张华生说,正因为这样的环境,让钢花电影院在上个世纪成为人们潮流的集散地。

  “我就曾经是钢花影剧院的忠诚粉丝。”张华生指了指自己,哈哈大笑,“那会儿,我还是个小娃儿,影剧院只要有电影放,我一般都要去门口候起,等电影散场前的十分钟,工作人员要打开大门的时候,就混进去看个尾场。”张华生笑言,这已成为他年幼时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