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山西运城政商故事:令完成身影闪现南山高尔夫

作者:竞博体育 发布日期:2020-10-09 11:06



  比如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央统战部原部长。他的弟弟令完成、侄子令狐剑热衷经商,身影活跃于通信、影视、广告、风投、安防等多个领域……这些生意低调隐秘,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势头扩张。

  2014年10月底,香港《南华早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称,令完成已回到内地接受调查。两个月后,令家身份最显赫的人物——落马。

  命运虽已坠落,轨迹却时有浮现。这一次是在令氏兄弟的故乡山西运城,关联对象是在当地饱受争议的运城南山高尔夫球场。

  它曾由令完成投资的一家公司构想,又被另一家有新加坡背景的企业实践。它在2004年1月国办明令将新建高尔夫球场列为暂停禁止性项目后,依然能进入当地政府的规划方案,也曾在省市领导的重视下“一路绿灯”向前推进。

  2015年3月30日,环保部公布全国66处已取缔的违建高尔夫球场,运城南山高尔夫球场位列其中。这仿佛一记宣判,结果已明朗,过程却仍模糊。

  2014年6月19日,时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和时任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杜善学落马当晚,当时的运城市委书记王茂设也被有关部门带走。

  公开资料显示,生态智慧城位于中条山脚下,毗邻盐湖风景区。该区域位于运城市区南部,又被称为“南山”,过去常年因为私挖滥采而满目疮痍。

  据《运城日报》报道,2013年4月,时任山西省委主要领导在运城调研期间,针对盐湖生态保护开发作出重要指示:要以“绿坡、治湖、兴业”为重点,建设运城生态智慧城。

  随后的2013年5月和2013年7月,上述山西省委主要领导两次在太原听取运城市委、市政府关于生态智慧城的专题汇报,并强调“先做一个400平方公里的大规划”。

  规划明确,生态智慧城总面积为401平方公里,其中重点规划区为盐湖及周边地区,共246平方公里,80%为未开发利用地;协调区包括运城经济开发区、空港经济开发区和北部高新区,共155平方公里。

  根据规划,它将以盐湖为区域生态核心,重点建设城市文化轴、盐湖发展轴,营造高端商务、文化旅游、新兴工业、健康养生四大产业。

  在《运城日报》的解读中,生态智慧城可谓“运城城市发展的重中之重”,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曾多次召开会议、实地调研。

  生态智慧城的分管领导为运城市副市长王健康。他的另一个身份,是的姐夫,令狐路线;澎湃新闻()了解到,王健康曾担任运城市交通局局长,2009年升任运城市副市长。上任之初,他曾协助市长分管住建、交通等方面的工作,目前分管领域已调整为协助市长分管农业、发改、物价、商务、外事等方面。

  2013年7月,《中国产经新闻》《民主与法制时报》先后报道,运城南山脚下,一个违规建设的高尔夫球场即将营业,球场旁边还有一些在建别墅。

  一年后,《瞭望东方周刊》再次聚焦南山高尔夫球场。该刊报道称,2014年6月,国土部派员赴运城调查高尔夫球场及别墅一事。

  “高尔夫球场的沙坑埋了,旗杆拔掉。别墅也要整改,办理报批手续,增大容积率,在独栋别墅间连接通道,不能成为独栋。”运城市盐湖生态保护与开发中心副主任赵丙寅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透露,国土部已下达整改令,相关工程停工,企业也已关门。

  澎湃新闻了解到,运城市盐湖生态保护与开发中心成立于2010年,是生态智慧城的直接主管单位。由于生态智慧城地处南山片区,该机构又被称为“南山办”,主要负责人由市政府副秘书长兼任。

  2014年七八月间,《瞭望东方周刊》和澎湃新闻先后实地探访运城南山高尔夫球场,发现球场仍在营业,球场旁边的配套别墅也在火热销售。

  售楼人员当时对澎湃新闻介绍,生态智慧城首期启动区占地约5500亩,其中有两块总面积约为3500亩的高尔夫球场,分别又叫做银湖球场和凤凰球场。

  2015年1月,澎湃新闻再次赶到运城南山高尔夫球场,草坪枯萎,未完工的别墅荒废一旁,两个身穿制服的保安人员把守着一条叫做“海诚大道”的柏油马路,明令禁止外人进入。

  唯有售楼中心还在营业。一位售楼人员介绍,别墅已开发到第三期,前两期分别叫“红树林”和“海棠湾”,第三期叫“南山壹号”。

  “每平米差不多5500元-7500元,已经卖了200多套。”上述售楼人员坦言,虽然售价偏高,但是别墅和南山高尔夫球场是融在一起的,业主住进来,就可以享受高尔夫球场这一配套,这也是别墅的最大卖点。

  早在2004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就曾下达《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其中提到,“一些地方高尔夫球场建设过多过滥,占用大量土地;有的违反规定非法征占农民集体土地,擅自占用耕地,严重损害了国家和农民利益;有的借建高尔夫球场名义,变相搞房地产开发。”

  上述通知明确要求,新的政策规定出台前,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门一律不得批准建设新的高尔夫球场项目。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要立即对本行政区域内已建、在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进行一次全面清理检查。

  据《运城日报》报道,2007年3月1日,该市举办了南山54洞国际高尔夫球俱乐部规划设计建设座谈会,包括时任运城市长、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在内的相关领导出席了会议。

  报道还称,中国融亿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与北京天海兆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国前驻华大使高毅、法国岚明设计公司董事长岚明等人也参加了会议。

  会议期间,中国融亿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对南山国际高尔夫俱乐部的整体规划设计进行了介绍。

  该俱乐部占地面积768公顷,集度假、旅游、休闲、观光、健身于一体,又被称为“运城后花园”。运城市有关领导曾明确表示,将给予优惠条件支持项目建设。

  两个月后,也就是2007年5月15日,运城市有关领导再次与法国岚明设计公司董事长岚明、中国融亿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树海以及北京天海兆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瑛琦会面。

  据《运城日报》报道,此次会面,李树海、王瑛琦介绍了山西关帝生态园区项目基本情况,岚明介绍了项目规划方案。该项目在南山建成后,将成为建筑的主题公园和运城一个新的旅游亮点,也将吸引众多游人前来观光旅游。

  澎湃新闻查询获悉,曾在2007年受到运城市领导接见的岚明设计公司董事长岚明是一名法国建筑设计师,其身影近年来活跃于中国,并为多个城市公共项目提供设计方案。

  另外两家与运城市领导直接“打交道”的企业——中国融亿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亿达”)和北京天海兆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海兆业”),其背后都隐藏着一个低调且神秘的重要人物。

  早年毕业于吉林大学经济系的令完成热衷经商。大约2003年初,他离开工作近20年的新华社,进入中国华星汽车贸易(集团)公司担任总裁。

  2005年9月,已化名“王诚”的令完成出资2000万元,入股中国博弘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弘投资”),占股32.79%。另一个自然人股东为辽宁地产商李树海,出资4100万元,占股67.21%。

  公司主要从事实业投资、上市公司股权投资、证券投资、投资咨询与财务顾问等业务。后经公司董事会研究决定,发展方向调整为创业投资。

  2006年3月21日,博弘投资名称变更为中国融亿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主要投资领域为网络科技、矿产资源、旅游文化和参与设立创业投资等。

  一年之后,融亿达在山西运城受到“高规格”礼遇。它的股东令完成,当时也已是高尔夫球的深度爱好者。

  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前秘书长崔志强写过一篇文章,将令完成形容为“中国高尔夫球界的非著名牛人”。和他一起打球的,基本都是高尔夫球界“骨灰”级的人士。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亿荣成立于2009年11月,注册资本3万元,李树海和“王诚”各出资50%。这也意味着,“王诚”并未真正退出融亿达。

  另一家在运城能够享受“高规格”待遇的企业,是天海兆业。

  北京海融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海融”)曾多次改名,包括2008年更名为“福满家家商贸有限公司”。目前,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已无法查询到这一公司。

  2005年10月,天海兆业在北京召开董事会议,决定将运城分公司开发的高尔夫公寓项目转给山西风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风投”)负责具体工程实施,同时将运城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王文巨。

  出生于1962年的李树海为辽宁锦州人,早年多从事房地产生意。他曾与令完成多次合作,包括共同投资或参与融亿达、上海亿荣、北京海融以及北京巨融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巨融”)等。

  另外三家出资公司分别是山西金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0%)、洪洞华清煤焦化学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和山西仙塔食品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其中,山西金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隶属山西省投资集团,为山西省国资委下属企业。

  据《山西日报》报道,这是山西省第一家股份制风险投资公司。开业当天,包括时任山西省长、山西省政协主席、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在内,多位领导出席了挂牌仪式。

  多位运城知情人士透露,天海兆业运城分公司曾在关公东街18号建成过一个高尔夫练习场,面积约半个足球场大小。球场旁边还有数十座别墅,美其名曰“北京CBD高尔夫公寓”。

  2015年1月,澎湃新闻赶到运城市空港新区关公东街18号,高尔夫练习场和北京CBD高尔夫公寓都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还在建设中的别墅楼盘。

  运城市空港新区管委会有关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回忆,天海兆业在经营后期资金链断裂,土地和楼盘都走了清算拍卖程序,海纳房地产公司就是后来承接的企业。

  公示称,“对位于运城空港新区关公东街18号北京天海兆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运城分公司47栋在建住宅空楼及土地使用权进行拍卖。”

  此前近一个月,也就是2012年2月27日,运城市工商局吊销了天海兆业运城分公司等459户企业的营业执照,理由是不按照规定接受年检。

  2011年12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针对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一事,对天海兆业和融亿达下达执行裁定书,并冻结公司资产。

  2015年1月,澎湃新闻探访山西风投办公所在地,发现该公司并没有挂牌山西风投,而是以“万业丰典当行”的身份存在。

  公司人员解释,公司成立以来,几乎没有在风投领域有所作为。目前比较常规的业务是给企业提供贷款担保,为了更方便开展这项业务,他们才收购了一家典当行。

  工商资料显示,万业丰典当行注册资本1200万元,其中山西风投、王文巨以及葫芦岛市中奥供暖安装有限责任公司分别认缴700万、330万以及120万元。

  另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4年6月,辽宁省葫芦岛市龙岗区人民法院也曾下达三份执行裁定书。裁定书显示,山西风投曾向三位葫芦岛市民分别借款约200万、300万和400万,因无能力给付,执行程序终结。

  接盘者海华公司如果说天海兆业在运城留下了一点点痕迹,那么融亿达在运城可以说“神龙见首不见尾”。

  这家负责人曾受到运城市领导接见、汇报过南山国际高尔夫俱乐部整体规划的投资公司,并未直接参与运城当地的高尔夫球场建设。

  多位运城当地人透露,真正在南山区域修建高尔夫球场的,是一家由新加坡企业投资的“海华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海华公司最初全称为“海华生态城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华公司”)。它成立于2011年4月,注册资本1亿元。其中金卫华出资5000万,罗阳和周胜利各出资2500万。金卫华为海华公司法定代表人。

  2012年3月1日,他将4500万股权转让给河北廊坊籍人士蒋顺利。股权变更后,蒋顺利在海华公司的持股比例为45%,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罗阳和周胜利的持股比例仍为25%,金卫华成为小股东,持股比例降低至5%。

  变更法定代表人后,2013年3月,海华公司又将公司名称更改为“运城市海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个月后,公司名称再次变更,更改为“运城市海诚生态城开发有限公司”。

  其间,海华公司又分别在2013年1月和2013年3月投资成立两家新公司——运城市新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海公司”)和运城市瑞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海公司”)。

  前者注册资本1000万,海华公司是唯一的股东;后者注册资本3000万,其中海华公司出资1200万,张世忠出资1800万。两家公司法定代表人仍是蒋顺利。

  上述网站介绍,“南山壹号”毗邻南山高尔夫球场,是运城唯一、山西最大的高尔夫球场。球场共36洞,其中18洞为国际比赛的竞技球场,另外18洞为休闲式球场。

  整个项目占地5500亩,其中高端别墅住宅区2000亩,高尔夫球场3500亩,实为运城占地面积最大别墅区项目。届时配套的还有五星级酒店、风情会所、国际学校、商业街等。

  新加坡商人王海荣蹊跷的是,无论是海华公司,还是其后来投资成立的瑞海公司和新海公司,其工商资料都未显示投资方有新加坡背景。

  但运城市盐湖生态保护与开发中心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南山高尔夫球场的实际投资人,就是新加坡商人王海荣。

  公开资料显示,王海荣祖籍运城市万荣县,1969年出生于青海,曾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青海油田管理局项目经理。

  1998年,他在新加坡注册成立RH能源有限公司(RH Energy Ltd),公司业务包括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工程设计咨询、设备制造、技术服务、工程监理等。2007年,RH能源在新加坡股票交易所(SGX)主板上市。

  2011年7月,RH能源有限公司为解决加拿大业务拓展所需的资金问题,将所持的百利科技以1.58亿元出售给湖南海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新投资”)。

  海新投资成立于2011年7月,由王海荣和王立言共同投资。2011年8月,海新投资将手上的百利科技部分股权转让给吉林成朴丰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成朴基金”)和吉林雨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雨田基金”),转让价分别是4000 万元和2000万元。

  “左手从自家的新加坡上市公司RH能源手中低价购入百利科技,右手即将该部分资产包装后拟于A股上市。”2014年6月,《证券时报》曾对王海荣一连串的交易表示质疑。

  上述报道还称,百利科技近年来的快速发展,主要来源于山西潞宝兴海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潞宝兴海”)业绩贡献。

  《证券时报》指出,百利科技面临客户集中度较高的风险,山西项目几乎是百利科技的唯一业务平台。招股书中“正在履行的重大合同”中披露,百利科技履行的17个分包合同和14个采购合同,全部为潞宝兴海的项目采购。

  值得一提的是,潞宝兴海由重庆兴海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山西潞宝集团共同成立,蒋顺利为该公司董事之一。

  海华公司2011年年检报告显示,百利科技曾是海华公司的债务人,欠款超过3700万元,占海华公司所有外债的95%。直到2012年年底,这笔欠款才全部还清。

  运城市人大常委会一位知情人士给澎湃新闻提供了一个说法:南山景区开发十分波折,当年好多企业都是来了看看,摇摇头又走了。几年前,一位当时在运城任职的副市长去新加坡学习,认识了王海荣,从而有了招商引资的机会。

  早在2010年7月,海华公司和王海荣还未介入南山景区开发时,运城市政府公众信息网就曾挂出一则《南山景区概念方案征集公告》。

  公告称,就盐湖生态保护与综合开发即南山景区概念规划方案进行公开招标。在公告后面附上的规划要点中,就明确提到,“开发凤凰谷森林公园二期工程、开发森林旅游资源、山地高尔夫球、滑雪等项目。”

  规划要点还指出,“建设生态体育公园或健身中心(如政策允许,建设18洞的两个高尔夫球场,占地3000亩)。同时,以健身公园或高尔夫球场为依托,在中条山脚下风景秀丽的老村遗址,避开山区冲积(洪积)扇地区建设低密度高档别墅区、五星级酒店以及配套的休闲度假功能设施。”

  据《黄河晨报》报道,陕西方面给出的规划方案显示,未来的南山区域,规划绿地共1871.66公顷,其中公共绿地760.25公顷,生产防护绿地1111.41公顷。其中:动物园289.1公顷,体育公园48.8公顷,风景名胜公园11.4公顷。

  运城新闻网报道,“2011年4月15日,运城市政府召开的南山生态体育公园建设协调会决定,由新加坡RH能源有限公司开发的南山生态体育公园将于5月1日正式开建。”

  上述会议还要求,“新加坡RH能源有限公司在华投资公司在纳入南山整体规划、与南山景区规划相衔接的前提下,当年5月1日前必须进入工地施工,当年9月份完成绿化,第二年9月份完成项目建设。”

  多位运城当地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透露,“南山生态体育公园”和“南山高尔夫球场”只是概念不同,实际为同一项目。

  一位退居二线的运城市老领导告诉澎湃新闻,2000年时,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就为运城做过一次规划方案,当时就将南山一带界定为城市的“后花园”,以提供休闲娱乐为主。

  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运城官方曾对高尔夫球场修建给予支持。比如有知情人透露,为解决该区域的用水问题,当地政府斥资1000万修建引水管道。

  澎湃新闻则注意到,海华公司、瑞海公司和新海公司的注册地址,均是运城市盐湖生态保护与开发中心所在的办公地点。

  2015年1月,自称人在海南的闫勇在电话里对澎湃新闻回应,自己已经退休,对高尔夫球场修建事宜不清楚。至于租房给瑞海公司,他解释只是注册时借用房产证,并没有真正在里面办公。

  当月,一名南山高尔夫球场的前员工对澎湃新闻表示,“公司高管几乎全部辞职了,球场和别墅要放一放,春节后看情况再说。”

  两个月后,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运城市长王清宪告诉澎湃新闻,南山高尔夫球场修建起因年代久远,难以追溯,就目前来看,不存在放一放的可能性,会按照国家要求取缔。

  2015年1月,运城南山高尔夫球场旁的别墅。 澎湃新闻记者 李闻莺 图投资方海华公司沉寂许久。2015年4月初,运城市盐湖生态保护与开发中心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表示,球场被取缔后,市里尚未对如何善后下达指令,海华公司也没有人找上门。但毋庸置疑的是,企业在其中损失巨大。

  那一天,第二届世界晋商大会召开,作为晋商翘楚之一,王海荣与会。此后半年,这位拥有新加坡永久居留权的山西籍商人再无踪迹,其国内多个公司办公电话或无人接听,或声称无法联系到他。

竞博体育